房企融资30天变局:美元债规模降九成,境内发债渐多!

柳州焦点 2020-04-22 10:51:42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“美元债发行下滑主要是因为年初放得比较开,房企发的比较多。目前房企受制于负债率,应该不会再增加更多发债。

“美元债发行下滑主要是因为年初放得比较开,房企发的比较多。目前房企受制于负债率,应该不会再增加更多发债。”4月20日,一家千亿房企高级副总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年初发债主要是大房企,中小房企资金状态越来越差,后者退出地产江湖的速度将加速。

受海外疫情蔓延影响,房企发美元债的形势在30天内发生了巨大的转变,美元债规模降幅超九成,房企几乎全都转移到境内发债。

“美元债发行下滑主要是因为年初放得比较开,房企发的比较多。目前房企受制于负债率,应该不会再增加更多发债。”4月20日,一家千亿房企高级副总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年初发债主要是大房企,中小房企资金状态越来越差,后者退出地产江湖的速度将加速。

4月13日,权威评级机构“联合信用”发布数据显示,随着海外疫情蔓延,全球经济面临衰退危机,经济停摆造成流动性短缺、违约风险上升,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在大幅降息的同时开启量化宽松,美元流动性持续紧张。

受此冲击,3月中下旬,中资美元债尤其是中资地产美元债出现明显下跌。数据显示,2020年3月,中资地产美元债发行金额为44.08亿美元。

而截至发稿,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4月房企境外发债仅一单,为旭辉控股3.82亿美元的美元及港元可转让定期贷款融资。

4月18日,一位地产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2019年到今年初,中资地产美元债发行审核会相对宽松,所以发行量也比较多。

他表示,目前,受益于国内降准降息的货币政策持续宽松,房企融资会逐渐从境外转到境内。

境内发债渐多

美元债作为中资房企重要融资渠道之一,早在2012―2013年就已经崭露头角。但由于2014―2016年前三季度境内公司债“开闸”,所以中资美元债的发行量一直处于稳中有降的阶段。

但随着房地产调控收紧,境内房地产融资渠道受到严格监管,房企纷纷“出海”融资。

联合信用数据显示,2017年,中资地产美元债发行规模迎来爆发式增长,同比增长255.92%至492.45亿美元;2018―2019年,发行规模稳中有增,分别为654.88、745.76亿美元。

  进入2020年,房企发债在3个月内跌宕起伏。

1月,为应对2020年的债券兑付高峰及疫情带来的不确定因素,多家房企积极通过美元债融资,联合信用的数据显示,单月融资规模创历史新高,达170.25亿美元,同比增长59.8%。

2月,国内疫情蔓延,整体经济活动处于停摆阶段,导致地产美元债发行量骤降,联合信用的数据显示,期内房企共发行美元债约34.98亿美元,金额环比减少近八成。

3月,全球疫情蔓延,导致低流动性的高收益债券被恐慌抛售,高收益地产美元债调整幅度更为剧烈。来自联合信用的数据显示,期内中资地产美元债发行金额仅为44.08亿美元。

4月20日,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受制于全球国债和企业债的质押回购市场出现危机,目前所有的外债以任何利率发行,都没有足够的吸引力,甚至很多债都出现打折的现象。

与美元债发行规模持续下滑不同,受益于国内降准降息的货币政策持续宽松,房企境内发债开始增多。

据媒体综合Wind数据报道,3月份国内信用债发行规模创下2019年以来单月新高,期内共有118家债务主体发行境内信用债(包括一般中期票据、一般公司债、私募债等),合计募资规模1132.51亿元,同比增长约80%,环比增长183.08%。

“目前房企融资主要是结构上的变化,境内发债增多,是因为国内降准降息的货币宽松政策,以及海外疫情蔓延,影响到投资者的信心。”上述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上述千亿房企高级副总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目前房企融资外部环境变化不大,银行贷款依然宽松,主要是疫情导致客户到访率下降、影响销售和按揭贷款发放,疫情同时也导致工期延迟、开发开发贷放款滞后。

偿债“小考”

融资结构变化下,房企将迎来新一轮偿债考验。

根据国泰君安研报显示,在剔除ABS、ABN等资产证券化产品后,2020年房地产行业信用债的偿还规模共计4148亿元,其中到期偿还3915亿元,回售233亿元。

从地产债偿还量的月度分布来看,单月的偿还规模大多在300亿元以上。

2019年9月偿还金额达到年内最高值,其中到期1722.15亿元,回售期金额为691.5亿元。

此外,2020年房企ABS到期122只,提前兑付53只,共偿还446亿元;房企ABN到期3只,提前兑付3只,总偿还量为19亿元。

国泰君安指出,考虑到回售及发行当年到期的短融的可能,2020年总偿还量将高于前值,相比2019年的到期高峰,到期压力不减。

今年3月,新华联控股因超10亿的中期票据未能到期按约兑付,成为疫情冲击下的债务违约首家房企。

相比境内信用债,中资地产美元债2020年整体到期偿付压力尚可。

根据联合信用数据显示,2020年4―12月,中资地产美元债到期金额合计205.19亿美元,其中11月到期规模较大,其余月份到期规模一般。

不过,一些此前流动性较为紧张的房企2020年将面临美元债到期兑付,包括阳光100(4亿美元)、佳源国际控股(2.25亿美元)等。

联合信用认为,在行业经营风险上升、投资者避险情绪加重环境下,中资地产美元债将面临较大困难。

并购标的涌现

随着部分房企偿债压力越来越大,现金流紧张的房企成为了并购的目标。

4月20日,深圳某千亿级房企一位中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并购来讲,主要关注的是项目价值高不高,产权是否清晰干净,并购标的和公司的战略和业务契合度高不高,以及并购是否有利于提升公司利润和市值。

近日,普华永道发布报告称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房地产行业产生了较大影响,流动性承压的部分房企将会面临出售核心资产,出让控股权以求生存的局面,而融资成本较低、运营实力强的大型企业将凸显其优势,有望通过收并购方式获取优质项目资源。

根据亿翰智库数据显示,2020年一季度,完成收并购较多的有恒大、万科、融创,分别完成16宗、11宗、11宗。碧桂园、华润置地、新城控股完成收并购分别为6宗、6宗、4宗。

4月以来,房企之间不乏规模型并购。

4月7日,中国奥园发布公告,披露收购京汉股份约29.99%股本的事项,代价为人民币11.6亿元。

4月19日,新湖中宝公告宣布,受让其持有的上海中瀚和浙江启丰35%股权及相应权利和权益予绿城中国。为此,绿城需分别支付19亿元和3.79亿元,总交易对价合计22.79亿元。

黄立冲告诉认为,企业并购最重要的是战略逻辑,并购的企业想做的一些动作在现实中是可行的,第二步才是谨慎调查,第三步就是后续整合。

但上述房企中层也提醒,并购涉及的相关税费比较高,且交易风险不可控,标的含有各种“雷”,很难全部发现。

来源:中国经济网

编辑:feting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